青频白

码码自己扯淡现场。
部分备忘录存档非原创。
cp倾向.全职.喻黄/王喻/叶黄/王锐/all黄,喻黄不逆,其他无所谓。
APH.米英是心中永远的白月光。
也吃all英:D(就是想上他(醒一醒
总之其实博爱(那废话那么多干嘛

APH群宣#无审##空皮多#

*群宣*

内容:【高亮!APH群宣!】
这里是名为黑塔利亚的Twinkle Twinkle World!
明明不是人类,却有着人类的外貌,情感,思想…他们会笑,会哭,会打闹,会给予或收获一份小美好。他们或者跨越千年,或者转瞬即逝,在时间的长河上,自诩为船,载着人类文明漂游向前。
而所谓历史,也不过是在这个因造物者奇思妙想而筑就的奇妙世界里,温馨而美好的日常故事!

“来不来随你们,并没有特别希望你们来啊混蛋!…当然要是有可爱的女孩子来我是很欢迎的。”(南/意/大/利)

“是个年轻的国家啊,想与我一同饮茶赏月吗?”(中/国)

“如果你来的话…就勉为其难给你介绍一下我的独角兽好了。”(英/国)

……

日常磨皮,披皮水聊

今天的大家庭也是和和气气的【喝茶

要求:
※本群是个正经的语c群!无审,但禁全白,国际三禁注意!
※不可重皮,开异色扑克及性转。
※招聘男主北/意/大/利,小天使快来玩呀!
※本田葵表示想要王家姑娘,王耀想要美丽娜塔莎。
※同时招聘整个世界!空皮还有很多,琳琅满目任君选择!包有一款让您满意!
※我们是大家庭!Rua!

群号:260028620
(占tag歉

这里姑且算是个磨皮群吧,无审不过禁全白,目前人数如你们所见所以空皮是很多的…来不来随你们,并没有特别希望你们来啊混蛋,只是觉得气氛热闹些这样更好而已——当然要是有可爱的女孩子来我是十分欢迎的。
群聊号码:260028620
(占tag歉

[王喻]落花有意「1」

·古风架空,带点仙侠,道长王×医者喻
·可能BE预警
·不会古风,瞎写

寒冬腊月,正飘着小雪,路上人熙熙攘攘,一派热闹景象。京城总是繁华的,何况年关将至,人们忙碌着,准备着迎接新的一年,街上往来的人较平时还要多些。

许是天气寒冷易感风寒,今日的病人也比往常多些。喻文州替人把完脉,交代几句提笔开方子时如是想。此时天色已经不早,若是往常,这时候几乎已经没什么病人,喻文州坐着清闲,便习惯泡壶茶,品茶之时翻阅药典。今日看来是不能如此了,方才诊治完一个,后面还有数个在排队候着,其中有人探头张望,很是焦急的模样。

起初喻文州专心诊治,并未察觉,之后那人几次探头,一副欲上前又犹豫着什么的样子,喻文州抬头时注意到,便差伙计去询问,伙计应声前去搭话,回来后附在他耳边转述几句,却见一向云淡风轻的喻大夫脸色变了变,虽然很快恢复正常,但在看完正诊治的这个病人后,便唤来店中学徒暂替他,自己匆匆随方才那人向着城外赶去。


“真的!方才那人就靠在这树上,我亲眼所见,本还是奄奄一息的模样,突然自怀中掏出一张黄纸,而后一道光闪过,这人就不见了,你说玄乎不玄乎?”
“这不会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来,想要预示些什么吧?这年关将至,可不要出什么事才好。”
“神仙显灵神仙显灵……”
“之前还有人见他垂危,好心跑去请大夫了来着,这待会人大夫来了一看,人都没了上哪治去。”
“我看就是大夫来了也看不出这人咋了,你们仔细看过没有,那人脸上透着黑气儿呢,怕是遭了邪…”

出城走了一阵,远远便望见城外不远的树林边围了一些人,交头接耳似是在议论着些什么,待到行至近前,听清议论的内容,喻文州不由皱了皱眉,上前拨开人群来到树下,先前人们提起的那奄奄一息的人已经不在,从树上及其附近的些许血迹可以推断出,先前确实有受伤的人在此地待过。

此时喻文州神色已如常,只是藏在袖袍底下的手不自觉攥紧了些,突然消失应当是用了咒符,说明此人是道家中人,只希望不要是他所想到的人才好。

如此想着,既然病人都不在了,那么作为大夫自然就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,周围人看够了热闹,已经开始三三两两地散开,喻文州叫住其中几人大概打听了几句,之后便也回到了店中。

送走病人处理过一些事务,天色几乎已经暗下来,喻文州习惯于亲力亲为,此时店中伙计都已被他遣回去休息,检查过药材阖上前门,而后又去后院收拾一些放出来晾晒的药材,处理妥当过后,正准备检查后门是否落好了锁,却听得门那边传来轻微的叩击声。

若是以他往日的谨慎,定然不会随意将门打开,这回却一反常态,心念电转间想起白日发生的事,喻文州并未多做察探便开了门,望过去却见门外空无一人。于是他四下扫视,低头看时,只见一人靠在门外墙边,已是失去了意识,看来方才感应到喻文州接近后的那几下叩门,已使他到了极限。

即使事先根据听闻已经有了一些猜测,喻文州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再见到王杰希。他三步并作两步上前,捏住他的手腕把脉,闭目感受片刻后便皱起了眉。此时王杰希脉象混乱且虚弱,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,而且并不只是寻常的外伤。修道之人修有内力,喻文州所习那一派医术也是以内力医人,方才只是粗略一探察,便能大致感觉到对方体内内力的混乱。大致了解情况过后,喻文州将人带回了房内,出来锁过门后,选好几味药材带了进去。

他房内有自用的药炉,通常用来研究方子,偶尔也煮些养生的东西自己喝,今日便也派上了用场。将方才带来的药材准备妥当后,喻文州将王杰希身子扶正,一手搭住人肩,开始慢慢替他梳理体内已是一团乱的内力和脉络。

时间推移,药材已经熬煮好,喻文州也收回手,让人躺下,表面看上去王杰希的脸色已经比先前要好些,只是仍未见醒转。喻文州将他体内应是被外力冲撞得散乱无章的内力大致理了理,却也无法全部理顺,剩下的部分只能由本人自己慢慢调理。

药熬煮完,喻文州却是没将其盛出,此时王杰希的状态也不像是能喝下药的样子。喻文州显然考虑到了这一点,之前也有做好准备,他取来沐浴用的木桶,打上先前烧好的水,而后将熬出的药液倒了进去。

一切准备妥当,喻文州转身面向床上的人,稍稍顿了下后,便上前将他扶起,开始解人的衣带。

药浴自然是不能穿着衣服泡的,不然药液大部分到了衣物上,就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。

修有内力之人不会太畏寒,王杰希身上穿的并不多,很快便只剩贴身衣物,喻文州将他挪到一旁的木桶中安置好后,也是有些疲倦,只是意外的并没有太多睡意。他拉过一旁椅子坐下,而后便看向端坐在木桶中的王杰希。

闭着双目神情放松的王杰希看上去比平时多了几分柔和,印象中自结识以来,喻文州从未见过他这般完全卸下防备的模样。

这么回忆着不由将记忆中的对方拿来对比,喻文州竟突然生出几分觉得这样的王杰希有几分可爱的想法,刚冒出来便笑着摇了摇头,而后也准备歇息了。

毕竟他明天可还要早起治病。

TBC

(最开始只想扒.光老王,结果越看越觉着像蓝兔给虹猫疗伤那段…。

然后想想觉得喻蓝兔迷之带感(bu

群宣.全职夜店paro

群宣.全职夜店paro语c
街道上人潮涌动,店面坐落在街道一侧,霓虹灯招牌不似周边店家的那般绚丽,只是四个字错落排列,配以简单的装饰,却也并不单调,与周围街景融为一体,成为这城市夜生活的一份子。
华灯初上,夜晚的城市不减白日喧嚣,相比之下更添一份绚丽,霓虹灯交错闪烁,令人目眩神迷。一天工作之余,在这样繁华的城市中,各位是否想偶尔放纵自己,寻个酒肆,或是歌厅、舞厅,寻求精神上的放松和享受?
如果各位有过这样的想法,那么或许可以考虑加入我们,无论是作为客人,还是作为员工,相信你会在这里得到你想要的。
目前新群刚起步,人少空皮多,职位也多,开卡拟银武拟,微审,不用担心只是滤白,基本会给p。
店名华灯初上,门牌号653548245,恭候各位的到来。
(大概是正经版群宣
(占tag歉

搬一搬备忘录里的玩意
五子连珠二十六种开局
直指
寒星溪月疏星首,花残二月并白莲,
雨月金星追黑玉,松丘新宵瑞山腥。
斜指
星月长峡恒水流,白莲垂俏云浦岚,
黑玉银月倚明星,斜月名月堪称朋。
二十六局先弃二,直指游星斜慧星。

八百年前给人码的生贺
6月6日——8  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
熟练地将做好的鹅肝摆盘,各式配菜点缀,再取出一瓶珍藏的白葡萄酒倒入早已准备好的高脚杯。端起餐盘和酒,在靠窗的位置坐下,看着窗外的景色,拿起杯子浅尝一口,正准备在这种美妙的气氛中享用今天的午餐,手边电话却突然响起。
「谁啊居然在这个时候给哥哥打电话——嗯?」
有些不满地接起电话,本以为会是那个啰嗦的英/国/人,没想到接到的会是一个有些特殊的预约。
「所以说,是有位可爱的小姐的生日快到了,希望得到哥哥的祝福?」
随手摆弄着桌上花瓶里的玫瑰,笑着回应电话那边的人。
「对于女士的愿望,哥哥向来是乐意满足的…那么请问这位小姐喜欢怎样的礼物呢?」
「想要包含着心意的礼物么…没问题。」
思考了一阵,问对方要了一张照片,然后翻出许久不用的画笔开始创作。
「如此美丽的小姐,当然要用画笔将她描绘出来。」
落下最后一笔,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,在画的右下角用花体字写下一句。
「Joyeux Anniversaire」

大眼儿人物理解
王杰希此人,在我看来,一直都挺玄乎的。
最开始认识他,是作为一个庙粉,以看敌方队长的角度看待他,而后却在孜孜不倦黑他的过程中,逐渐被这个人吸引。
初见王杰希时,我基本上是被一些表面印象洗脑的,除了已经被玩坏了的大小眼,剩下的,就是觉得他是一个正经,有威严,较严肃,有责任心,有团队意识,有牺牲精神,在战术方面也颇有造诣的队长。现在想来,其实那时的印象也并没有错,这也确实是他,不过只是他性格中的一部分,是他对于战队展现出来的一部分。
之后有意深入了解他,仔细想想,能够用出魔术师打法的这么一个人,内心不可能会太古板严肃,这点原著中也都有体现,比如跟叶修抢着要打单人赛,还会很玄学地跟少天说刘皓狼顾之相,还有巅峰荣耀中,那个有着朝气,自信地以魔术师打法横空出道的小王杰希,等等细节,都体现出他是个挺有意思的人,只是为了战队,再加上一步步成长,渐渐成熟掩盖了那一部分本性,这么想着,个人觉得他这样还挺可爱的。此外,给车前子签名,对其他队员的关注,以及对高英杰那场费尽心思的比赛,也可以看出他细心温和的一面。
说起对队员和后辈,就不得不提到一帆,而一帆的事,在一些人看来,似乎成为了微草,乃至于王杰希的一个黑点。讲道理,我是有些反感这个的,我认为,正是因为王杰希会识人,所以他能分清谁适合微草,谁不适合。而当他得知一帆加入兴欣时,他给予的是肯定的评价,我想,他心里是在为一帆高兴的,高兴他能够找到一个适合他的队伍。平时经常玩笑,说王杰希是微草的爸爸,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了,他就像父亲一样,关心队员,认真训练,担起了微草这支战队,把他所能做的,都做到了最好。
原本对他的印象也就到这了,直到虫爹那次答问,一句“因为懒”掀起了一波懒癌王的热潮,我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对王杰希的印象,才真正鲜活起来,也是从那时,真正的开始喜欢上他。这样的他,感觉就比之前,要更多了些烟火气,也更真实了些。本身很多二次人物的存在,都是一个“理想型”,有时候有些人就会给人以不真实感,会让人觉得,这么好的人,现实中不存在的。但这样一个在不是必须需要他的时候会偷点懒,想歇会的大眼儿,就让我感觉,现实中真会有这么个b市爷们儿,正事的时候正儿八经,闲暇时溜溜狗逗逗猫,偶尔开开玩笑来一发天马行空的魔术师幽默,累了会表示想瘫会儿…嗯,光是想想就觉着可有意思了。
我对他的印象,大概就这么多了,但我总觉得,这么玄乎的一个人,肯定还有其他我们所不知道的面,就像他的魔术师打法一样,出其不意。
(其实他就是很闷骚(bu

少天人物理解
对我来说,黄少天是十分特别的存在。
当初还没有看全职时,便对他有了好感,最后会去看全职,也是因为想看他。
想看看除去已经传成梗的话唠,原著里真实的,完整的他,是什么样子。
结果也并没有令我失望,我看到了一个意气风发的剑圣,少年时便锋芒毕露,单枪匹马也敢在公会众人的包围圈中取boss首级,被发掘进蓝雨训练营的他初时还带着些稚嫩,有着源自实力的那一股自信和傲气,机会主义者的雏形已经形成,却比后期的他少了一份沉稳。所以那时的他激动之下会对喻文州说出“吊车尾的有什么高见”这样带着些许讽刺的话语。这样的他还并不成熟,但和正文中的他也形成了一个对比,让人能够感受到剑圣骨子里的傲,也能看到他的成长,虽然具体过程虫爹并没有细述,但光是想象这么一个还稚气未脱的少年,渐渐懂得了顾大局;傲气仍在,只是剑被归入了剑鞘,准备着随时出鞘一击必杀,便觉得更喜欢他了,这样的他,也更加真实,让我感觉他并不是只用话唠二字就可以概括的书中人物,在我心中的形象也更加立体了些。
还有一些一直未变的,比如他重情重义,魏琛对他有知遇之恩,他便一直都尊他一句魏老大,即使两人之间亦师亦友闹闹腾腾,也可以感觉到那份尊重;还有对叶修的那句“一定要回来”,都可以看出这点。
他的好太多太多,在这里只着重提了下他的成长,以及成长过程中性格的一些变化,这算是我个人的一个萌点吧。我心目中的他大概很像古代的侠客,鲜衣怒马,仗剑江湖,会和一群朋友谈天说地,话唠或许会显得他有些不沉稳,但这不代表他本身不沉稳,战斗需要时,他便会化身刺客,潜伏,寻找机会,一击必杀,扭转乾坤。
(我爱他一辈子

方锐人物理解
最初对于方锐,并不是特别了解,只大概有一个表面印象。猥琐流大师,没什么大神的架子,却有着大神的自信,对于兴欣最后的夺冠也是至关重要的存在…大概印象也就这么多,并没有再深入了解他。但之后再重温,就开始注意到一些细节,然后渐渐被这样的他所吸引。
他会自信地说出“有我,冠军没跑了”这样的话,也会在最开始转型不顺时坦然的来一句“手有点生”,表面上看可能会觉得这几句话有满嘴跑火车的感觉,细看却也可以感觉到他那种源自实力的自信,原文中虫爹有说这是一种打肿脸充胖子的自信感,但之后他也确实是做到了他所说的,这就不是打肿脸的程度了,这是真胖。而在“手有点生”的那段转型期,他也经历过各种失败和质疑,甚至是被说“废物点心”,对此他表面上依旧垃圾话信手拈来,什么打八个王杰希都能说出来,但内心肯定是有自责的,他没有因为这些失败一蹶不振,不是因为他心大,作为猥琐流大师他的心思其实是十分缜密的,有着细致谨慎的一面,他明白荣耀不甜,所以他没有浪费太多时间在对于失败的自责,或者其他情绪中,这些情绪和想法有肯定是有过,但他不会沉浸在那样的心态里无法自拔,除去常人都会有一些的情绪,更多地就是实际的思考和练习,最后他做到了转型,再封神,这是他应得的,也着实令人佩服。
作为猥琐流大师的他,乍一看可能感觉会不正经,但他的猥琐只是战术上的猥琐,不是人品上的猥琐,个人印象中比较深的有两个地方,一是还在呼啸的时候,他很敏锐的察觉到了和唐昊赵禹哲理念上的冲突,作为前辈却能够尽力想配合他们,在争鬼王碎片的时候被赵禹哲那样质疑,也顾大局的没有立即回喷,而是用行动证明了他的选择是正确的,并有力地举出例子,回以一句“荣耀没你想的那么甜”,几个反应几句话,便能体现出一个人的素质和教养;另一个是较细节的地方,在第一次到兴欣时,方锐第一句话是“好多美女”,乍一听似乎有这人很轻薄的感觉,他却也只是这么一句提了一下,目光也没有不礼貌的盯着人看,“感想归感想,到底还是干实事来了”,虫爹这么一句描述,却也可以感觉到,他就算是不正经的发表感想,也能够把握好一个度,这点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,大概就是,猥琐流大师不猥琐。
(我们锐锐特别好

纵观骆驼祥子的一生,或许只能用悲剧二字来形容。这是一部反映现实的小说,现实很真实,也很残酷,老舍塑造出了祥子这样一个社会底层的人物,通过描述他的经历,控诉着二十年代末社会的黑暗与不堪。在这样的一个社会中,祥子作为底层的一个劳动人民,他也曾有过自己的梦想,并在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拼搏,初时的他没有恶习,老实干活,凭着那份对车的喜爱和想要有辆车的执着,不停奋斗着,却在第一次得偿所愿不久后被抓,落得一场空;而后虎妞爱上他,刘四爷即使知道他能干,却打心底瞧不起他,这大概也是细节上对于劳动人民地位的一个体现,虎妞真性情,选择和祥子一起离开结婚,祥子能遇上她算是有幸,然而命运弄人,虎妞难产而死,祥子在希望过后得到的又是绝望,但此时的他还没有气馁,他遇到了小福子,并爱上了她,还许诺混好了之后娶她,然而在曹先生回来并给了祥子包月的工作,还答应让小福子来住的时候,小福子已经被卖到青楼,之后便选择了自尽,祥子接连失去重要的人,终于是受不住打击,也再不是当初那个初到北平的十八岁青年,品尝了许多人间冷暖,在希望和绝望之间徘徊过后,他还是选择了堕入深渊,他无法得到这个黑暗社会的温暖,便选择了自己也步入黑暗,他开始自暴自弃,吃喝嫖赌,变得懒惰,而且会干出卖朋友那样的事,他还活着,却也已经死了,他在生活,和这样社会的压迫下,跌跌撞撞向前走,最终自己选择了一条灭亡的道路。
他最后的选择让他走向灭亡,却也是能理解的,正常人在这样的压迫下,也是无法保持初心的,更何况祥子遇到的是最可怕的那种。我一直觉得,单纯的希望和绝望不可怕,希望过后的绝望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绝望,足以对人的内心产生强烈的打击,祥子在这两者中这样徘徊,也难怪他最终要选择堕落,或许这也是他麻醉自己的一种方式,这个我们就不得而知。
看这个故事让我不由想起三毛,两者经历有部分相似之处,三毛也是最后对他好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,就好像冥冥之中真有命运在操控,不过最后两人的选择却不同,祥子选择了堕落,失去了初心,三毛却是回归了本我,重新天为被地为床地流浪,看着让人心疼,却也着实佩服他的心态,我想这大概是因为两部作品整个的基调有些不同,骆驼祥子给人的感觉,便是一种绝望,对命运的绝望,和对这社会的绝望,强有力的在控诉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也就是那些所谓的高官,具有极大的讽刺性,看过之后也是十分令人深思,在同情祥子的同时,也看到了这个社会黑暗的一面,这值得感叹,也值得思考。
(什么都码系列